高晓松年轻人别着急佛性,先拿出点人性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9:45
  • 人已阅读

总是想起你那禁不住感动的双眼不知道在那个很热的午后,一觉醒过来,靠着桌子,看着镜子里红着眼眶的自己,怎么就突然想起你来,就像是做了一场无比拖背无比冗长的梦,而你在离我很遥远的那头向我微笑着。这样反反复复的梦,却又多少抑不住的眼泪。终究我看清了那个对我微笑的人,那个在很久以后都无法释怀的人。和男朋友分手的那天,我躲在被子里哭了好长时间。记忆中的你趴在我的床上,一直安慰着我,好像你也很想哭的样子。然而在过去很久的以后,这种场面还会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,就这样、自己还在庆幸一直都没忘记过你,一直都把你埋在心底里。在对待感情或者友情的很多方法里,我选择了最笨的那种,所以失去了,失去了好多可以容忍我这样的人,这样的好朋友。我想你了。这句话足够证明在你走很久很久的以后我仍然会想起你,想起曾经一起的日子,想起你总是禁不住感动的双眼。篇二:雨时,总是想起你四季是调情的高手,很多时候人的情绪,被季节牵着走。挚友说他们那里没有四季,不知道春、秋、冬天的摸样。有点不可思议,尽然还有很多地方无法体验到每个季节的色彩和声音!真的很庆幸我生在四季分明的江南,原来我如此富足,果然可以有足够炫耀的资本。(中国散文网 www.sanwen.com)今晚正直秋风秋雨满窗,我是否也像古人一样唱一曲悲秋的弦歌,让我那友人听一听秋的萧索和凋落?我其实只想把秋的收获和静美呈现给她,因为她已经不能再承受一些悲哀的东西了,她真的伤痕累累,如霜后菊花,傲骨历历在,犹残抱枝香!第一次看到她的文字,即被感染。漫步她的空间,翻阅一篇篇心情日志,每篇文章都能绞出泪汁,每个文字都能牵出心疼,但绝不是无病呻吟,文字也不华丽矫饰,是内心的真实活动。她就这样把自己剖开,敞着心扉,让文字抚摸创痛的点点滴滴,让回忆绽放成一朵朵墨菊,让人近而不敢高声语,观而不敢亵玩,触目生悲,无法不动容!她的文字,就是一本悲秋赋!无意轻履其间,初去时若一阵盈盈的风,而归时则下了一场细细的雨,淋湿了风的羽翼,脑海中一直抹不去那缕悲伤。无语离去,因为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字眼去安慰!再说,我是个见悲更悲之人,根本不适合安慰别人,也不懂怎么安慰人。自从宋玉“悲哉!秋之为气也。萧瑟兮,草木摇落而变衰。”文人悲秋自此开工,你听柳永在《玉蝴蝶》一词中歌道:“望处雨收云断,凭栏悄悄,目送秋光。晚景萧疏,堪动宋玉悲凉。水风轻、苹花渐老;月露冷、梧叶飘黄。遣情伤,故人何在?烟水茫茫。”更早有擅作浣纱笺的薛涛诗云:“宋玉亭前悲暮秋,阳台路上雨初收。应缘此处人多别,松竹萧萧也带愁。”四季,各有自己的使命。周而复始,轮回中孕育万物的生息。人巧妙地运用了四季的温度,贴合人的温度,赋予四季人的情感,人的喜怒哀乐!情感,是世间最复杂的东西,没有人说得清道得明!这样,简单的四季,也就变得不简单了!因为它被人附体了,蛊惑了,迷路了!秋风杂秋雨,夜凉添几许。我裹着一袭寒风,静听夜雨谱曲。我想还是做一个农人最简单,他不会听着这雨声来悲怀,相反地他会心生感激,感激这上苍及时下了一场雨,给了庄稼的滋润,就等于给了他温饱,给了他滋润。我想还是做一个孩子最简单,他也不会听着雨声而不眠,他会在雨的歌声里睡得香甜,也许还会梦到自己在雨中奔跑嬉戏,衣服湿了,鞋子湿了,那又有什么关系?可是我是个想复杂又复杂不起来,简单又简单不了的人,是一个入了世便走不出世的人。走到红尘最深处,到底是什么样的风景?我只能且行且望,我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脚底下的风景最美最踏实,之于前面的风景,等到了前面再说!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,分明看到一楼那家两棵掩门的桃树,被雨水打落了一地的树叶,厚厚的一层,树枝一下变得稀疏敞亮了,而旁边一颗高大的枇杷树正好相反,每个树梢上都簇满花蕾,宽大深绿的叶子四季葱茏,沿着院墙根下,一排一串红也正如火如荼地绽放。大自然中的生灵万物都以自己的方式,在秋天里迈步前行,即使凋零了,也不慌张,不颓废。是的,怕什么呢,生生息息,难道会停止吗?这样的雨天是看不到月亮的,可我分明看到月亮柔柔的光,轻吻着一纸文字的忧伤!我又一次滑落到你的字里行间,感觉到嗖嗖的秋风侵体侵骨,扑簌簌的落叶漫天飞舞,一个个闪着泪光的字,就像天空飘落的雨滴,一滴滴砸在心坎上,秋的凛冽灌满我的袍袖。我依然无语,静静地聆听,静静地写上一个字“念”。“洒上空枝见血痕”,我忽然想到楼下那两棵桃树,是多么无畏又善感的精灵,如你。春来勃发,繁华时,我夺目,我美得倾国倾城;秋风肃杀,凋零时,我惊心,我伤得体无完肤!文字到底有多大的杀伤力?无法测算!因人,因时,因境,每时每刻是个什么样的心电图?无人知晓。我们会流泪,会伤悲,会担心,会牵挂,总是因为那些散发作者心血的文字。不知道那头从未见面的写字人,你会在自己的字里行间惊醒吗?还是一直沉睡不能自拔呢?法国作家缪塞说,“最美的诗歌是最绝望的诗歌,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纯粹的眼泪。”其实真正杀伤我们的不是文字,而是文字背后的真情!真情,尤其是悲情,悲情出诗人!不过我倒宁愿希望友人写不出绝美的诗歌或散文,这样,或许,她的生活起码是快乐的,哪怕平淡也好。雨,还在下,我多想送你一个,甚至几个太阳,想晒开你挥不去的眼泪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940316.html